热线电话:4008-888-888

banner2
乐鱼手机官网入口

新闻资讯

分析|一季度GDP增长48%实现全年目标仍有不少有

发布时间:2022/04/18 点击量:

  增长结构上,一季度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104872亿元,同比增长9.3%;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8659亿元,同比增长3.3%;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5%。

 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、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表示,一季度,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增长3.3个百分点,贡献率为69.4%。资本形成总额拉动GDP增长1.3个百分点,贡献率为26.9%。货物和服务净出口拉动GDP增长0.2个百分点,贡献率为3.7%。

  “3月社零同比出现负增长,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速也现大幅下滑,是疫情冲击最明显的体现。”王青说道。

 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对澎湃新闻表示,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基本符合预期,但是经济增长的结构有所失衡,在持续性方面值得警惕。

  “主要是投资和消费的失衡。”滕泰说,投资驱动是一个国家快速城镇化和快速工业化阶段的特殊现象。长期来看,一个国家过了城镇化和工业化阶段后,投资占其GDP的比重会迅速下降:欧洲、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日本、印度等国家固定资产投资的新增总额占其每年GDP的比重均在20%左右。

  一季度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104872亿元,同比增长9.3%。其中,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9622亿元,同比增长8.4%。环比看,3月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增长0.61%。

  分领域看,一季度,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8.5%,制造业投资增长15.6%,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0.7%。

  分产业看,第一产业投资增长6.8%,第二产业投资增长16.1%,第三产业投资增长6.4%。

  王青表示,一季度制造业投资处于高增状态,背后是政策面对制造业转型升级、着力解“卡脖子”问题的支持力度很大,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保持高增,一季度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32.7%。

 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也对澎湃新闻表示,制造业投资强劲表现抵消房地产投资低迷表现;国内跨周期、稳增长政策靠前发力,加之制造业助企纾困政策效果正逐步显现;房地产市场也处于筑底企稳阶段。

  滕泰则表示,快速城镇化阶段以后,房地产、基本建设以及企业厂房设备的投资需求都是不可持续的;在10年-20年内,投资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扩张,因此经济应该靠消费。

  一季度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8659亿元,同比增长3.3%。其中,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97920亿元,增长3.6%。扣除价格因素,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实际增长1.3%。

  3月份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233亿元,同比下降3.5%,环比下降1.93%。

  按消费类型分,一季度商品零售98006亿元,同比增长3.6%;餐饮收入10653亿元,增长0.5%。3月份,商品零售31298亿元,同比下降2.1%;餐饮收入2935亿元,下降16.4%。

  周茂华表示,3月突发多点散发疫情对国内部分商品与服务消费支出造成冲击,餐饮、住宿、旅游、交通物流等行业受散发疫情冲击大;3月商务活动指数下滑至46.7%,3月消费支出下滑拖累一季度消费表现。

  滕泰表示,消费应该担当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考虑到疫情防控方面的这些因素之外,居民收入的增速、实际贷款利率、存贷款利率都偏高等因素都是造成消费低迷的重要原因。

  房地产方面,一季度,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13.8%,商品房销售额下降22.7%。

  付凌晖表示,尽管房地产销售下降,但是房地产销售总额仍然大于房地产投资总额,房地产销售仍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支撑投资。

  “下阶段,各地坚持‘房住不炒’,持续稳地价、稳房价、稳预期,完善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,积极满足合理住房需求,全国商品房销售下行的态势可能得到缓解。”付凌晖说道。

  王青表示,受1-2月消费走势偏强带动,一季度社零同比依然达到3.3%,意味着扣除疫情忧动因素,前期消费偏弱现象已有所改观。展望未来,4月社零同比仍将停留在负值状态,但二季度后两个月有望出现明显反弹。近期促消费政策组合拳频出,预计将对疫情下消费下滑起到一定缓解作用。

  一季度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5%;3月份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.0%。

  王青表示,3月工业生产增速回落,疫情扰动是主要原因。其中,上海和吉林均为汽车生产重镇,近期汽车产业链受到较大冲击。受疫情防控及交通物流等因素影响,3月下旬后多地出现短期停工现象,其他工业企业上游原材料供应、企业排产及产成品发货过程都受到不同程度干扰。由此,3月工业生产增速下行符合市场预期。

  王青还表示,一季度工业增加值高于同期GDP增速1.7个百分点,宏观经济“供给强”的特征得以延续。

  “强出口带动对工业生产中占比约80%的制造业形成较强拉动。”王青说,投资稳增长发力,叠加重要工业原材料保供稳价;制造业转型升级推动下,高技术制造业、装备制造业增加值继续保持高增长。

  对于钢铁、水泥产量下降但是工业生产仍然保持较快增长,付凌晖表示,主要是由于经济发展驱动力和过去相比有很大变化。现在产业发展更多向中高端迈进,今年投资三大领域中的制造业投资增长较快,对传统工业产品,比如钢铁、水泥的带动有很大变化。

  “从下阶段走势看,虽然短期经济运行存在一定压力,但是从全年来看,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仍有不少有利条件。”付凌晖表示。

  消费方面,付凌晖表示,消费恢复态势有望持续。尽管受近期疫情影响,消费增长受到了一定抑制,但是消费恢复态势不会改变,消费“压舱石”作用仍会显现。

  “随着疫情影响逐步得到控制,就业优先政策持续发力,将促进居民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提升。同时,积极推动扩大新能源汽车、绿色智能家电等大宗消费,推动线上线下消费深度融合,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,加快农村消费市场提质扩容,也都会有利于消费持续增长。” 付凌晖说道。

  滕泰表示,稳消费应该成为今后阶段中国稳增长的战略举措,应该战略性地从稳投资转向稳消费。

  “应该通过大幅降息或全国性的消费券,全面提高居民的消费能力。”滕泰说,具体到领域,新消费的弹性会比老消费的弹性大一些,所以既要这个提振老消费,更要关注新消费领域。

  投资方面,付凌晖表示,今年以来,各地积极推进重大项目开工建设,带动投资较快增长。随着中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力度不断加大,传统产业改造升级、新兴行业创新发展势头增强,将有利于带动产业投资增长。

  外贸方面,付凌晖表示,中国对外开放红利继续显现。尽管国际环境复杂严峻,但世界经济仍在复苏,对中国出口产品需求仍会增加。中国出口企业在疫情条件下,适应外部需求变化的能力比较强,同时稳外贸政策持续发力,共建“一带一路”成效不断显现,外贸新业态快速发展,都有利于进出口增长。

  “加大市场保供稳价,尤其是针对近期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将进一步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,靠前安排和加快节奏,积极帮扶市场主体,保障粮食和能源安全,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,兜牢民生底线。随着政策效果逐步显现,将促进经济平稳运行。”付凌晖说道。

  周茂华表示,在宏观政策调控中,需要防范过大、过泛的政策,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及潜在金融风险。预计未来政策继续偏积极,货币政策保持货币平稳增长,流动性合理充裕,更多通过结构性工具与改革手段,优化金融资源配置,平衡稳增长、防风险与促改革平衡。

  王青表示,预计二季度GDP同比可能处于4.6%左右,继续落在今年增速目标下方。